托人捎东西坏了不给赔

山东鲁朋律师事务所

 16 日,市民王先生在市区花了 71元,帮莘县的亲戚高女士买了瓶药,王先生在汽车西站找了一位去往莘县的客车司机,委托司机把药捎去。 “我问了价格和到达时间后,就把药和十块钱的托运费给了司机,然后把高女士的电话给他了。 ”
     当天中午,王先生接到高女士的电话,高女士说从司机手里接过来的药品包装已经变形,并且里面不少的药片也成了粉末。
     王先生要求司机赔偿,司机说并不是他的责任,不肯赔偿。 “以前常让客车司机帮忙捎带东西,没出问题,没有签协议的习惯,这次只能认倒霉。 ”
     记者了解,多数委托客车司机捎带东西的市民大多不会签订协议,而一些快递公司托运货品时,双方会签订协议单,里面会注明物品损坏的赔偿情况,并且开具发票。
     本报消费维权律师团成员,山东鸣远律师事务所的陈海强律师说,找客车司机捎带物品属私下交易行为,看似方便,隐患不少。对司机而言,一旦不慎帮人捎带易燃、易爆或非法物品,就有可能给车上乘客带来安全隐患。对顾客而言,如果托运前双方未对赔偿事宜达成协议,那么,出现货物丢失或损坏等情况就很难维权。因此,他建议市民选择正规的物流快递公司托运,私下托运应该慎重,如果迫不得已私下托运的话,最好事先签订协议,注明托运的物品种类、运费及赔付等条款。

    本报聊城 3月 17日讯 (见习记者  罗宁 )16日,市民王先生委托客车司机把一瓶药品捎给莘县的亲戚,不料药品到莘县就损坏了。王先生郁闷地说,司机不肯赔偿,他也没与司机签订协议。本报消费维权律师团成员,山东鸣远律师事务所陈海强律师说,没签协议很难理赔。
    16 日,市民王先生在市区花了 71元,帮莘县的亲戚高女士买了瓶药,王先生在汽车西站找了一位去往莘县的客车司机,委托司机把药捎去。 “我问了价格和到达时间后,就把药和十块钱的托运费给了司机,然后把高女士的电话给他了。 ”
     当天中午,王先生接到高女士的电话,高女士说从司机手里接过来的药品包装已经变形,并且里面不少的药片也成了粉末。
     王先生要求司机赔偿,司机说并不是他的责任,不肯赔偿。 “以前常让客车司机帮忙捎带东西,没出问题,没有签协议的习惯,这次只能认倒霉。 ”
     记者了解,多数委托客车司机捎带东西的市民大多不会签订协议,而一些快递公司托运货品时,双方会签订协议单,里面会注明物品损坏的赔偿情况,并且开具发票。
     本报消费维权律师团成员,山东鸣远律师事务所的陈海强律师说,找客车司机捎带物品属私下交易行为,看似方便,隐患不少。对司机而言,一旦不慎帮人捎带易燃、易爆或非法物品,就有可能给车上乘客带来安全隐患。对顾客而言,如果托运前双方未对赔偿事宜达成协议,那么,出现货物丢失或损坏等情况就很难维权。因此,他建议市民选择正规的物流快递公司托运,私下托运应该慎重,如果迫不得已私下托运的话,最好事先签订协议,注明托运的物品种类、运费及赔付等条款。